欢迎访问旌德县人民法院!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所在位置: 旌德县人民法院 > 队伍建设 > 文艺天地 >
金钱不能买什么
  • 发布时间:2016-05-12 08:42

 
雷梅洁
        翻开美国作家迈克尔·桑德尔的著作《金钱不能买什么》,第一句话就是:“有些东西是金钱买不到的,但现如今,这样的东西却不多。”我从不否认“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这种观点,在今天,更多的人注重的后者,却忽视了前句,这才造就了“几乎每样东西都是待价而沽”的局面。
       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带动着人们价值观念的转变,也带动了人民逐渐习惯用金钱去衡量一切,人生的价值、道德的准则在金钱的面前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似乎“金钱能买到一切”。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健康、自由、亲情······这些用钱买不到的东西才弥足珍贵。
夜,更静了。坐在办公室电脑桌前的我,思绪悠悠地飘回早上巡回法庭庭审现场。八十五岁的老母亲坐在原告的位置上,黝黑的皮肤,深深凹下去的眼窝,缓缓蠕动的嘴巴,枯槁的脸色,颤抖褶皱的双手交叉摆在桌上。从进来的那一刻,只是盯着面前干净的桌面,她不愿意抬头,不愿意看着这肃穆的法庭,用自己瘦弱的身躯瑟瑟地感受着周围的冰冷,坐在她对面被告席上的是她已经年过六旬的大儿子。这是八十岁老人第一次坐到法庭上,也可能是她这一生唯一一次坐到法庭上,要告的却是他六十多岁的儿子,为的是她破碎的亲情。虽时值春天,气温已然有三十度,但是老人仍然裹着厚厚的棉衣,抵挡着从内心散发出的“寒冷”。
       老人有两儿两女,二十多年前,老伴儿还在世的时候就分了家,按照农村“养儿防老”的观念,老母亲由大儿子抚养,老父亲由小儿子抚养,这看似公平的协议却种下了矛盾的种子。七年前,老父亲去世后,兄妹四个关于老母亲归谁赡养的问题,分歧越来越大。原来,二十年以来,老母亲并没有按协议跟随大儿子生活,而是一直住在大女儿家,由女儿一家赡养,大儿子对老人不管不顾。“没给过一口饭,没给过一杯水,没给过一颗糖。”庭上,老人蠕动着双唇,用残破的语音,颤颤地讲着。
      听了母亲的话,满头银发的大儿子感到无比委屈,他激动地控诉着对老人的不满:“年轻的时候,老人还很健康、很能干,却从来没有为自己家贡献过一分,孙子孙女儿也没有带过一天。老人的山场和田地变卖了一万多块钱,也没想着给自己一分,全部给了大女儿了,到现在老了,需要抚养了,想到自己了,自己少赡养些也是应该的。”
       站在旁听席上,我不忍心用手中的相机对准这一刻,父母的养育之恩、兄妹间的搀扶之心,这些基本道德准则在金钱的面前显得尤为廉价。作为父母的长子、家里的长兄,理应承担起家庭顶梁柱的责任,当亲情与金钱交手,当利益与正义正面交锋,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线正需要一份坚强的意志力。
       调解中,老人不断地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却始终不肯抬头。渐渐地,在亲情和法理的面前,面对着自己已然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儿子终于低下了他骄傲的头颅,留下了忏悔的泪水。亲情无价,其实老人要的并不多。
       基层法院工作中经常会遇到这样的难题,在金钱的面前,往往会出现情、义的纠葛。我承认,经济的发展带动着物质的需求推动着人们追求利益的最大化,但是我们终不会愿意生活在一个待价而沽的社会里。我相信,那永远无法用金钱去衡量的道德信念和精神信念,才是整个社会得以健康发展的基石。
 
标签
上一篇:古道背包客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