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旌德县人民法院!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所在位置: 旌德县人民法院 > 裁判文书 > 刑事文书 >
(2016)皖1825刑初74号
  • 发布时间:2017-07-17 16:16

安徽省旌德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皖1825刑初74号
公诉机关旌德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单位安徽省旌德县星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旌德县旌阳镇新桥经济开发区三溪路21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418255621548298(1-1)。
诉讼代表人:张正荣,该公司主要负责人。
被告人张盼盼,男,汉族,1985年4月4日出生浙江省东阳县,高中文化,安徽省旌德县星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户籍地浙江省金华市东阳市,住所地安徽省旌德县新桥经济开发区。因涉嫌犯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于2016年9月17日被旌德县公安局取保候审,11月1日被旌德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11月21日被旌德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2017年1月16日经旌德县人民法院批准逮捕,同日由旌德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旌德县看守所。
旌德县人民检察院以旌检刑诉〔2016〕8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单位安徽省旌德县星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豪公司)、被告人张盼盼犯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于2016年11月1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2017年1月1日,旌德县人民检察院建议对该案延期审理,本院予以准许。2017年1月7日,旌德县人民检察院以旌检刑诉〔2017〕1号追加起诉决定书追加起诉。2017年1月24日,旌德县人民检察院以补充侦查完毕为由建议恢复审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旌德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唐华出庭支持公诉,被告单位星豪公司诉讼代表人张正荣、被告人张盼盼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旌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11月至2015年8月期间,星豪公司将新建公司厂房、宿舍楼等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发包给无资质的个人承建(承包方式为包工不包料),后星豪公司未按约定在工程完工后一个月内付清全部工程款,拖欠工人工资人民币计659000元,其中木工班组汪某等2人20000元、钢筋工班组姚某等6人78000元、土建工程班组宋某等18人500000元、工地管理员秦某56000元、小工张某5000元(张某到旌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投诉后张盼盼已支付2000元)。2015年至2016年6月期间,星豪公司拖欠杨某等23名工人工资及奖金共计人民币199228元。旌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6年8月1日向该公司下达旌人社监令【2016】09号“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该公司仍不支付。后星豪公司法定代表人张盼盼于2016年9月2日和9月5日分两次将拖欠杨某等工人工资及奖金199228元汇入旌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专用账户,旌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次日全部发放。旌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9月27日再次向某公司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责令该公司支付余下所拖欠的工人工资659000元,该公司收到后至今未支付。
为证明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向本院提交证据:
书证旌德县公安局出具的接处警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告知书、立案决定书、到案经过,户籍证明,在旌德县农村商业银行处调取的星豪公司2014至2016年账目、旌德县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及工资发放表,木工班组、钢筋班组、泥工班组工资表,旌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6年8月1日、9月27日《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拖欠的23名工人工资表以及星豪公司营业执照及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星豪公司法人委托书(旌星豪字[2015]19号),土建工程承包协议、钢筋劳务承包合同、欠条;证人邢某、张正荣证言;被害人罗某、卢某、宋某、姚某、秦某、汪某、张某等陈述;被告人张盼盼供述与辩解等。
旌德县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单位、被告人拖欠公司23名工人工资199228元及建造公司厂房和宿舍楼等基础设施建设工程的工程款,致使承包方未支付28名工人工资659000元,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仍不支付,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之一的规定。拖欠23名工人工资已全部发放,拖欠28名工人659000元工资款现已部分发放,未支付部分已达成民事调解协议,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
被告单位星豪公司辩解称:对起诉书指控星豪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实无异议。因公司管理不当造成停产,才导致工资3个月未发。另外,星豪公司于2017年3月8日与宋某等人达成了分期履行协议,经旌德县人民法院(2017)皖1825民特19号民事裁定书司法确认。星豪公司已于2017年3月13日根据协议给付宋某等人20万元,并且取得了宋某等人的谅解。基于上述事实,请求法庭对星豪公司和张盼盼从轻处罚。
被告单位星豪公司向本院提交证据:谅解书两份、收条两份、旌德县人民法院(2017)皖1825民特19号民事裁定书,证实星豪公司付清张某工资款7000元,并就拖欠砖工、木工、钢筋工班组及秦某的工资款达成分期履行协议并已经法院司法确认,目前已经按照协议支付了20万元,宋某、姚某、汪某、秦某、张某对其行为书面表示谅解。
被告人张盼盼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情节、罪名及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
经审理查明:被告单位星豪公司于2010年9月7日设立,法定代表人为张正荣,2015年6月10日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张盼盼。2013年11月至2015年8月,星豪公司新建厂房及宿舍楼过程中将工程劳务部分对外发包,先后与汪某、宋某、姚某三人签订劳务分包协议,其中汪某班组负责木工施工,宋某班组负责砖工施工,姚某班组负责钢筋工施工,承包方式为包工不包料,价格按实际工程量结算。上述班组均无相应施工资质。工程完工后,星豪公司未按约定付清全部款项,分别拖欠宋某班组、姚某班组及汪某班组工人工资款人民币计512500元、78000元及20000元。2013年11月份,星豪公司聘用秦某从事建筑管理工作,月工资7000元,并拖欠其2015年工资共计56000元,同时雇请张某做小工,拖欠工资7000元。张某到旌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投诉,张盼盼支付2000元。2015年至2016年6月期间,星豪公司共拖欠杨某等23名工人2016年4月至6月份工资及奖金共计人民币199228元。2016年5月6日,星豪公司领取旌德县经济和信息化建设委员会财政补贴款人民币1150000元,但该公司将该笔款项用于归还借款,而未支付工人工资。旌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6年8月1日向某公司下达旌人社监令[2016]09号《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责令星豪公司于2016年8月5日17时之前付清杨某等23名工人工资,后该公司未按期支付。旌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9月27日向某公司下达旌人社监令[2016]13号《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责令该公司于2016年10月31日16时前付清所拖欠的宋某班组、姚某班组、汪某班组工人工资计673500元。该公司收到《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未按期支付。
另查明,星豪公司法定代表人张盼盼于2016年9月2日和9月5日分两次将拖欠杨某等23名工人工资及奖金共计199228元汇入旌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专用账户,旌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次日全部发放。2017年1月25日,被告单位星豪公司付清张某工资款5000元,张某于3月8日出具书面谅解书,对被告单位及被告人张盼盼的行为予以谅解。2017年3月8日,被告单位星豪公司与宋某、秦某、汪某、姚某经旌阳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了欠款分期履行协议,约定:一、申请人安徽省旌德县星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尚欠申请人宋某、秦某、汪某、姚某劳务报酬共计666500元;二、上述款项分三次支付,即于2017年3月14日前支付20万元、于2018年1月31日前支付20万元、于2018年6月30日前支付26.65万元。宋某、秦某、汪某、姚某按拖欠其劳务报酬比例予以受偿;三、本起劳务纠纷一次性了结,当事人不得再因本纠纷向对方主张权利;四、本协议书经当事人双方签字后即生效,并向旌德县人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旌德县人民法院以(2017)皖1825民特19号民事裁定书予以确认。目前星豪公司已按约定支付了20万元工资款。后宋某、秦某、姚某、汪某出具书面谅解书,希望法院能够对星豪公司及张盼盼从轻处理。
认定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一)书证
1、旌德县公安局出具的接处警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告知书、立案决定书,证实2016年8月15日、11月4日旌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监察大队两次书面移送关于星豪公司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的犯罪线索至旌德县公安局,旌德县公安局均予以立案侦查。
2、旌德县公安局出具的被告人基本情况、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张盼盼案发时已达刑事责任年龄。
3、旌德县公安局出具的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张盼盼到案后如实供述并在侦查阶段主动偿还拖欠的杨某等23名工人工资。
4、工资表一份,证实星豪公司拖欠23名工人工资共计人民币199228元。
5、工资表一份、欠条一份、钢筋工劳务承包合同一份,证实星豪公司拖欠姚某钢筋工班组工人工资78000元。
6、工资表一份、欠条一份、土建工程承包协议一份、证明一份,证实星豪公司拖欠宋某砖工班组工人工资512500元。
7、工资表一份。欠条一份,证实星豪公司拖欠汪某木工班组工人工资20000元。
8、欠条一份,证实星豪公司拖欠小工张某工资7000元。
9、欠条一张,证实星豪公司拖欠秦某工资56000元。
10、星豪公司营业执照及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法人委托书,证实星豪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盼盼,张盼盼委托总经理邢某负责公司一切事务,期限自2015年11月20日至2020年11月19日。
11、旌德县公安局在安徽旌德农村商业银行调取的星豪公司2014至2016年的账务,证实星豪公司于2016年5月6日领取财政补贴款1150000元。但该公司未将该笔款项用于支付工人工资。
12、旌德县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及工资发放表,证实:星豪电公司于2016年9月2日和9月5日将拖欠杨某等23名工人的工资199228元汇入旌德县人社局指定账户,该局劳动保障监察大队于2016年9月27日发放给工人。
13、旌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6年8月1日、9月27日下达的《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证实星豪公司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后仍未支付工人工资。
14、谅解书两份、收条两份、旌德县人民法院(2017)皖1825民特19号民事裁定书,证实星豪公司付清张某工资款7000元,并就拖欠砖工、木工、钢筋工班组及秦某的工资款达成了分期履行协议并已经法院司法确认,目前已经按照协议支付了20万元,宋某、姚某、汪某、秦某、张某表示谅解。
(二)证人证言
证人邢某证言,证实星豪公司法定代表人张盼盼全权委托邢某管理公司事务。2016年5月6日,其将旌德县经济和信息化建设委员会对公司的项目补助款115万元用于偿还方中花、叶晓明、程某等三人的借款和利息100万元左右,另外15万元用于支付公司银行的利息和税务等。
证人张正荣证言,证实星豪公司新建厂房拖欠工资情况,与书证工资表及星豪公司出具的欠条相印证。
(三)被害人陈述
1、邢某、罗某、卢某等17名被害人的陈述,证实星豪公司拖欠23名工人2016年3月至6月工资及2015年奖金。
2、被害人宋某、姚某、秦某、汪某、张某的陈述,证实:星豪公司分别拖欠宋某班组、姚某班组及汪某班组工人工资计人民币512500元、78000元及20000元、秦某工资人民币56000元、张某工资人民币7000元,与书证工资表及星豪公司出具的欠条、证人张正荣证言相印证;上述班组均无相应施工资质。
(四)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证实拖欠工人工资发放情况及将旌德县经济和信息化建设委员会财政补助款用于归还借款情况。
本院认为:被告单位星豪公司拖欠杨某等23名员工工资199228元、拖欠小工张某工资7000元及管理员秦某工资56000元,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后未支付;星豪公司将在建工程劳务部分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个人承建,应当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后其未向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个人支付劳动者全部的劳动报酬,导致610500元工资款无法发放,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后未支付。被告单位星豪公司将财政补贴款用于偿还其他债务,而非支付劳动者劳动报酬,拖欠劳动者劳动报酬共计872728元,数额较大,且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后未支付,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之一规定,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张盼盼作为被告单位星豪公司法定代表人,系上述犯罪行为决策人,认定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应按照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对其进行处罚。星豪公司在提起公诉前支付劳动报酬199228元,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支付劳动报酬7000元,并就余下的666500元与劳动者达成了分期履行协议,现已按照协议支付200000元工资款,并且取得了劳动者的谅解,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张盼盼到案后如实供述罪行,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对公诉机关的公诉意见予以采纳。综上所述,综合被告单位及被告人犯罪情节、事后补救情况、认罪态度等,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之一、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单位安徽省旌德县星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犯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罚金限于2017年6月30日前缴纳);
被告人张盼盼犯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罚金限于2017年6月30日前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审 判 长  周家青
代理审判员  李逸凡
人民陪审员  张大发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丁福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七十六条之一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有前两款行为,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在提起公诉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并依法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劳动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等法律的规定应得的劳动报酬,包括工资、奖金、津贴、补贴、延长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及特殊情况下支付的工资等,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之一第一款规定的“劳动者的劳动报酬”。
第六条拒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在刑事立案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并依法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可以认定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在提起公诉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并依法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刑事处罚;在一审宣判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并依法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可以从轻处罚。
标签
上一篇:(2017)皖1825刑初8号   下一篇:没有了